輾轉千里喬裝打扮竊取商業秘密

時間:2020-07-02 21:45:06 來源:法制網 熱度: 256℃ 參與: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章寧旦 通訊員周琦

從上海輾轉千里抵達廣東、以旅游觀光掩人耳目、喬裝打扮混入現場、逃避追捕躲進樹林、慌亂駕車陷入水溝……這一幕幕緊張、刺激的場景,不是在影院上演的諜戰大片,而是一起潛入現場竊取商業秘密的違法犯罪活動。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6月29日,該宗竊取商業秘密案的主角、被告人劉忠炎,被廣東省揭陽市惠來縣人民法院一審認定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喬裝混入風車內部

拍攝測量技術信息

劉忠炎,遠景能源(江蘇)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技術團隊負責人、工程師,年僅37歲,已經是風力發電領域的專家,曾獲得多個專利,發表過多篇論文。

2019年2月22日晚,劉忠炎帶著妻兒從上海搭乘飛機來到廣東省揭陽市,并于第二天租用小汽車,載著家人到汕頭市南澳縣游玩。但他此行的主要目的,遠不是旅游觀光這么簡單。

次日14時許,劉忠炎將家人安頓在酒店休息,隨后獨自駕車來到揭陽市惠來縣靖海鎮后王村。這里靠近海邊,沿線高高低低地聳立著一個個發電風車。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球首臺MySE7.25MW超大型海上風電機組正在這里吊裝。

16時30分左右,劉忠炎悄悄地把車開到MySE7.25MW機組的風車附近。經過十幾分鐘的觀察,他看到施工現場并沒有拉起警戒線、進進出出風車的工人也不用出示證件、檢查身份。于是,劉忠炎穿上事先準備好的“中車集團”工作服,戴上白色安全帽,帶著佳能照相機、手電筒、卷尺、多功能可折疊老虎鉗、激光測距儀等工具,來到風車入口。

因為中車集團是明陽公司的供應商,經常會有工作人員來維護設備,所以劉忠炎并未經過任何檢查就混進了風車內部。

進入風車后,劉忠炎一層一層地往上爬,發現該層沒有施工人員時,就用隨身攜帶的萬能鑰匙打開相關柜體,然后用相機、卷尺、激光測距儀等工具,對風電機組的內部結構、相關設備進行測量和拍照;有施工人員走近時,他就將相機放進口袋,假裝玩手機;遇到施工人員查問身份,他就自稱是中車集團工作人員,來修理風機齒輪。其間,他甚至跟明陽公司工作人員同乘一臺升降機,還幫對方按電梯,但由于他鎮定自若,沒有引起對方的懷疑。就這樣,劉忠炎一路爬一路拍到了風車頂部。

直到19時左右,明陽公司工作人員已陸續下班,劉忠炎仍在抓緊時間拍攝、測量。工作人員在進行下班檢查時發現劉忠炎尚未離開,且形跡可疑,遂上前對其進行盤問、核實其身份。劉忠炎感覺事情敗露,趁對方尚未反應過來,一路狂奔從入口逃離現場,并鉆進了附近的樹林中。

在樹林中躲藏了半個小時,確認無人追趕后,劉忠炎回到小汽車停放點,準備駕車逃離,不料因驚慌失措,車輛陷入村道旁的水溝,無法動彈。正在追趕的明陽公司工作人員發現了他,最終將他控制并移交公安機關。

公安機關在劉忠炎隨身攜帶的佳能相機中提取到照片617張、視頻15個。經鑒定,均為MySE7.25MW風電機組的技術信息。面對辦案人員的訊問,劉忠炎坦白了自己的作案過程,卻堅稱自己拍照是出于個人愛好,只是想參觀學習。

核心技術差點泄露

經濟損失不可估量

明陽公司是廣東省內一家專注開發可再生綠色清潔能源的上市民營企業,成立于2006年,業務涵蓋風能、太陽能產業,主要生產經營風力發電主機裝備、風電工程技術、新能源發電等相關業務。公司官方網站顯示,該公司在全球新能源企業500強排名第41位、全球海上風電創新排名第一位。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2016年,明陽公司對MySE7.0MW風力發電機組(后更名為MySE7.25MW風電機組)研發項目進行立項并自主研發。廣東省知識產權研究與發展中心的鑒定意見顯示,該風電機組系目前亞洲最大海上單機容量的抗臺風風電機組,有關技術創新程度和商業價值均較高,自主研發及許可費數額合計6170.5萬元。

2019年,MySE7.25MW風電機組首臺樣機在惠來縣成功吊裝,計劃進行調試運行。該項目負責人黃創盛介紹說,在風力充足的情況下,該樣機每天的發電量能達到15萬千瓦時,且具有高可靠性、超強抗臺風性能和防腐性能。

“截至案發前,明陽公司對首臺樣機的資金投入約2億元?!泵麝柟军h委副書記周婷說,“如果這些照片和視頻都外傳出去,MySE7.25MW風電機組的核心技術就泄露了,公司前期的投入將付諸東流。最主要的是,我們將喪失在這項技術上的絕對領先地位,這樣一來,造成的經濟損失將是無法估算的?!?/p>

所幸的是,劉忠炎并未使用手機對風電機組進行拍攝,也沒有來得及將相關照片和視頻資料對外傳送。但案發后,明陽公司對風電機組部件進行維修檢測的費用達31萬余元,劉忠炎的非法侵入還致使項目施工工期延長41天,造成生產誤工損失40多萬元。

案子雖小難度很大

罪與非罪界限分明

因為涉及商業秘密,根據明陽公司的申請,惠來法院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宣判結束后,惠來法院承辦法官黃錫輝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罪與非罪,頗費思量。案子雖小,難度很大。

“檢察機關移送過來的案卷,光證據材料就二十幾卷,大部分都涉及風電技術參數和圖紙,專業性太強,有些還是英文,還有好多光盤,看得頭昏眼花?!北M管有23年審判工作經驗,各類型的侵犯知識產權案件沒少辦,但涉及這么專業領域的案件還是頭一次,黃錫輝還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和茫然。

但黃錫輝清楚地知道,能否對侵權行為依法打擊、對合法權益有力保障,關乎企業的發展,也關乎企業對法治環境的信心。于是,黃錫輝和助理找來一大堆關于風電技術資料,并登錄相關專業網站,硬著頭皮從一個個專業名詞、技術參數開始學習。

惠來法院院長陳少華了解到案件情況后,主動擔任審判長,組織大家合議、研究。經過半個多月反復看證據、查資料,并請教專業人員后,合議庭終于基本熟悉了情況、理清了思路。

劉忠炎拍攝的信息是否屬于商業秘密,其行為是否對明陽公司造成了實際損失,是對其能否定罪、如何量刑的關鍵。

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九條,不為公眾所知悉是商業秘密必須具備的特征之一。劉忠炎的辯護律師認為,劉忠炎拍攝的部分數據和技術點是已經向社會公開的,因此不應當認定為商業秘密。

廣東省知識產權研究與發展中心出具的鑒定意見證實,在案發之前,MySE7.25MW風電機組的五項技術點屬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技術信息”,且與劉忠炎所拍攝的技術信息相同。

“雖然明陽公司在案發后對部分技術信息進行商業公開,但這并不影響其在案發前是不為社會所公知的。而且部分技術信息的公開也不能必然推導出整體技術的公知?!苯浾{查了解,黃錫輝認為辯護人的異議不成立。

檢察機關在起訴書中認為,劉忠炎偷拍的資料并未泄露出去、也未對明陽公司造成損失,應當認定為犯罪未遂,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合議庭經過充分研究后認為,劉忠炎實施了竊取商業秘密的行為,給明陽公司造成維修檢測和延誤工期等直接損失71萬余元,已構成犯罪既遂。而且被告人劉忠炎身為同類風電企業的專業技術人員,對竊取行為將給對方造成的嚴重損害應當有清晰的認識,其事先經過精心準備和謀劃,犯罪意圖明顯、犯罪動機卑劣、社會危害性大。

此外,合議庭還認為,雖然劉忠炎未給明陽公司商業秘密的價值造成損失,不計入本案犯罪數額,但應當作為衡量其社會危害性的重要考量因素,應該對其予以嚴懲。

陳少華說:“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嚴懲知識產權違法犯罪,是鼓勵企業創新驅動、制裁故意侵犯他人財產權利犯罪的必要之舉?!?/p>

------分隔線----------------------------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网页